醉酒
2013.03.26 | 436字

我想我是醉了,这是我唯一确定的事情。

视线的移动要比身体的移动慢了一个节奏,虽然大脑无比的清醒,但是感官上却处于完全的迟钝状态。

我在这种时候会做出平时不会做出的事情。 比如说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不会感到尴尬和难熬,而是觉得自然地面对一切,正是我性格中的弱点弥补。我怎能不爱酒?可我确实不爱酒。一想到酒我就想吐,头晕,想象着是非常难闻的味道。不管是白酒还是红酒还是啤酒,总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酒精或许味道会更好一些。可是我喜欢这种醉酒的感觉。理由有二,一是可以把任何事情的责任推脱给他人。二是可以变成一个更新版的自我。感觉很好。这种感觉并不能持续,毕竟我不可能像一个酒蒙子一样时刻怀揣一杯酒。

这个时候我可以非常自然地面对干爹等那些大人物,好像属于自己的永远是自己的,而他人的则不变。超脱豁达的感情在内心滕然升起。这种醉酒的效果是可悲的,如果按照一个有理智的人来说,但是却是我所享受的。真是奇怪。

但醉酒不代表我的思绪是正常的,这些话是我醉酒时写下的。或许我清醒之后,会觉得无比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