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
2015.05.23 | 591字

礼拜三去参加了学校的毕业典礼。气派的毕业典礼在洋基体育场举行,偌大的棒球场坐得满当当。我对这毕业典礼很没兴趣,前几天甚至不想去。但是考虑到这也算是 lifetime event,只好搭着挤死人的地铁去了 Bronx。毕业典礼上有朗朗等人的荣誉学位授予仪式,有即将退休的老校长的讲话,有学院的歌唱,还有欢呼、呐喊等。最花时间的无异于进场和退场。最后几个相处的比较好的朋友合了几张影,又四散寻找自己的家人而后钻进地铁重新分散在纽约这个大熔炉里。大概是在纽约上学的一个特点。所有人都感觉那么地遥远。即使一个谈得来的好朋友,出来见个面还得看看下礼拜档期安排,没办法。X 是一个相处较近的朋友,可是也有几乎半年没见过了。尽管都住在这座城市,可是那顿午饭也快接近一个月的有效期。很多人就要回国了。在纽约这两年,认识的人极为有限,而这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二,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和 TZ 在日本烧烤店喝了两瓶啤酒,烤了几盘牛肉,想出新的项目。跟小郭和 Noah 一聊,他们反应并不热烈,跟预想中一样。TZ 是个富二代,很有想法,执行力很高,就是打持久战比较费劲。很多时候,我们见面会聊个热火朝天,就差撸起袖子开干,然后晚上回家睡一觉,第二天什么都忘了。理想主义者的通病。

NYU 最后一堂课上一个哥们问我要不要去他们公司。网上一搜还蛮有前途,打算礼拜二过去看一看。如果薪水翻番,会立即蹬掉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