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2016.01.15 | 130字

在加州毫无波澜地开始了短暂的新生活。过去了两周,不管是心态还是生活并没有戏剧性的变化——每天早上九点出门,四十分钟的火车到单位,十一点去附近的馆子吃个便餐,晚上六点搭拥挤的火车回家,做饭吃饭,再看几集美剧或者综艺节目。生活似乎就这样定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