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16.02.18 | 266字

加州的春天比美国其他地方来得要早一些。二月春风似剪刀,门口的玉兰树依然花满枝头。在这种躁动的季节里,内心也是不安的。前几天一个久未曾联系的女生朋友 z,在微信上跟我打招呼。字里行间,我能感觉到她对我颇有好感,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发起攻势。最后,她直截了当地问我,我们要不要约会。我大惊失色,这种感觉,好久未曾有过。斟酌再三,还是默默拒绝了,原因有二:第一,我现在有女朋友。第二,我并不喜欢她,甚至,有一点点反感。我没有明确表示拒绝,只是回信息的时候显得非常懒散、没有兴趣,以为她会自行退却。就这样过了两天,果然没再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