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了
2016.03.24 | 1139字 | Y

好久没写博客了。

主要时间都在忙着写小程序 WordMark。爸妈上个月十七号走,现在二十二号了,花了大概快一个月吧,终于写完了 beta 版。这篇博文就是用这个 beta 版打出来的。写这个程序完全没有目的,可能大多是因为空虚无聊。写程序大概是我除了打机之外最好的打发时间的办法了。

她最近刚刚找到工作。对于一个身在加州、会计硕士专业、语言能力较差的她来说用两个月时间找到一份还算不错的入门工作已是可喜可贺。工作地点在旧金山市中心一座高楼里,每天朝九晚五,中间还能和她晃晃悠悠去附近吃个饭,短期来看也算是完美生活了(没有燃烧的梦想也没有放浪的生涯,并不是许巍的完美生活)。可长期——并不能确定:首先是感觉跟她之间的矛盾和那面围墙始终尚未打破,其次还有我工作签证的抽签。

抽签

很难想象美国政府会使用这种听天由命的方式来决定一个人的去留。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否希望能不能抽到签。如果抽到这个坑爹的 H1B,由于之前签的协议则势必要在这个公司起码呆到十月份,否则交还一万美元的入职奖金和五千多的搬家费。而十月份以后,我才有可能寻找其他机会。如果没抽到签证,直接打包行李回国,三年的美国留学生涯到此结束,内心深处可能多少会有那么一点点不甘。但最近读了太多新闻,再加上自己的亲身感受,对美国这个国家除了毫无感觉之外,更多得却是对比而产生的强烈归乡感。无论结果怎样,最难处理的是同她的关系。若留下,则要跟她结婚;否则,异国恋后我并不期望这段感情还能继续下去……

另外一个她

自从知道她结婚的消息,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她了。昨天随处浏览新闻,顺手登陆了她的微博。除了各种大红色结婚照和满满的幸福之外,没别的了。不止一次我在暗想,如果历史能够倒流,这一切的一切未必不可能是我的。这种暗想既没逻辑,又没水准,所以最终只能停留在暗想,以及像这样极其幼稚地记录下来。现在想到她,当初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早就变了质,被时间催化成很普通的难过、伤心。我想,可能她永远也不会消失在我的记忆里了吧。

第三个人

大概半个月前,女生 Z 给我发信息,让我去纽约找她,暗示着想跟我谈恋爱。我对她说我有女朋友,她说那就赶快分手。当时正值我跟女朋友热战加冷战,顺手跟她聊了几句,但对这个人实在是毫无好感,唯一能吸引我的大概是一些相同的户外爱好,再加上身材还算不错。可她虽然长得还行,但喜好大浓妆大红唇,本来是一很轻快的妹子,变成了大妈。其次性格张烈,对待感情似乎也颇为随便。最后我对她说暂时没有出轨计划,不了了之。随手在博客里一提,以便日后知晓。

工作

工作内容无聊至极,无聊到三个字便可概括:没事做。搬来加州后唯一没有浪费的就是它的自然环境。迷上了跑步,和跑步中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昨晚路过一片花田,整个空气中弥漫着玫瑰和郁金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