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医
2016.05.02 | 651字

周末开车和她一起去了趟 Muir Woods 森林。距离核桃溪只有一个小时车程,森林里的清爽远离了夏日的炎热。安静的林子里,高大的红木错落屹立于山间。很难想象这里离旧金山只隔了一座大桥。难怪高晓松说加州有山有海有沙漠,夏天可以滑雪,冬天可以冲浪。确实是一个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只是我现在似乎对这美好的环境逐渐产生了一种免疫力,反而想回去看看家乡那灰色的天空。阳光太强烈,以至于没有太阳镜简直没办法出门。


周六和她去牙医看那块掉了一半的牙齿。结束后,门口的接线员突然问我,你有没有按时看牙医。我还没答话,她很夸张地抢道,他从来都没看过牙医。我有点不满地看她一眼,对接线员说,我看过,我在中国看过几次。接线员用一种压抑着的鄙视的神情说,牙医的质量是不同的,你应该到我们诊所来检查一下,因为你的公司已经给你付了保险的钱。你有平时用牙线吗?我说有的。话音刚落,她在旁边再一次大声说了一个“No,他没用”。这时的场面非常尴尬,我也非常生气,我向接线员重复了一遍,大概一天一到两次。我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总共有三层,一是她关心我,也想让我看牙齿,二是她自己看牙很害怕,想拉我一起,三是她想像一个不熟悉的人展示我们关系很亲密,并且这段关系中她占有主动。然而,这种举动是完全不恰当的,不仅让所有人陷入各自的尴尬,而且凸显了她情商低下。更糟糕的是,她并没有意识到她的错误,因为在以前也在我姐姐和我父母面前发生过几次。回到车上,我批评了她,她表示承认错误。双方偃旗息鼓,并没有吵架或者冷战。我衷心希望她以后不会做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