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事件
2016.05.04 | 1375字

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做梦一样。把现实和梦混在一起不是我的作风,因此有必要好好记录一下。

昨天中午跟她在她公司附近的中餐馆吃午饭,我一边抱怨无事可做、工作清闲,一边收到比尔来自以色列的越洋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下午一点半会召开全公司会议,届时会发生一些很疯狂的事情,但我要你知道,这些事跟你和以色列的团队都无关。

一般公司会议都是周四下午四点的时候举行,这个时候周五即将到来,周四即将结束,是一周中比较幸福的日子。但是这天是周二,开会时间是下午一点半,这是从无仅有的事情,这是一个强烈的迹象。

抱着忐忑的心情吃罢午饭回到公司,注意到所有人行色匆匆。一点半的时候公司几百号人聚集在食堂,听 CEO 召开会议。他说,有些人…知道…开会…目的…抱歉…突然…考虑到…

我抱着双肩站在角落里,观察着周围的人。以前这种会我通常听个十分钟意思意思就走了,但这次一种强烈的不安的预感驱使我留下来听清他说的每一个字。

…考虑到公司…扩招…收入…减缓…未能达到预期…不得不…如下决定…裁员…关闭办公室…

他讲话很快,大家也出奇地沉默。场景像极了我小学初中时开班会的场景。公司管理层的决定是关闭位于盐湖城的办公室,遣散那里的员工,在旧金山的办公室也有七十多人要离开。CEO 宣布完消息,HR 头头出来继续说:要离开的人会收到一封邮件,你们可以下午收拾一下私人物品,如果收不完的,我们可以提供货到付款服务,你的经理会同你谈话商讨一些善后事宜,无需离开的员工不会收到邮件,请等候进一步通知,现在,请所有人回到座位上。话毕大家沉默地散开,非常像班会上刚发完火的班主任宣布放学的场景,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未知和无力感。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和美国人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很遥远。


回到座位后手机振动了一下,打开后是一个日历邀请,附注中写道,请于下午四点到某某房间会见帕克和劳伦,事宜有关刚才的会议。纳尼?我收到了邮件?这说明我被炒了?比尔不是说我是安全的吗?那一瞬间的紧张感跟失去 y 的日子的感觉一模一样。虽然仔细思考,这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但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美国,并不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见我神情紧张,霍夫问我要不要出去喝咖啡。我说好的。我们关闭电脑,离开了办公室。

她对我说,在以色列,解雇员工前会有三十天的时间通知,而不会想这样搞突然袭击。我说,在我的国家,双方会有一个劳动合同,合同上规定了时间,一般情况下雇主也不会开除员工。我给她看了我收到的邮件,她也慌张起来,用自己手机找了半天,发现也收到了一封同样的邮件。她说,别担心,这是四点钟的会议,说明应该是给留下的员工发的。

回到办公室,由收到一封邮件,HR 对之前的邮件做出解释,他在信中写,为避免误会,上一封邮件是发送给未来的员工。我和霍夫长吁一口气,坐下来。


网上很快发了新闻,这次事件引起行业震动,公司发生大规模组织变动,当初一手促成收购以色列公司的 CBO 竟然也被解雇,周围的人更是死伤无数。周围都是拥抱和告别的景象。我去 CBO 的办公室跟他告别,他说,事情就是这样子的,祝你一切顺利,湾区是个小地方,我们说不定以后还会一起工作。我当时词穷,只会说,谢谢你做的事情,以及祝你今后一切顺利。我有幸亲眼见证了美国资本体制下的一次公司事件,很多当初学管理学时学到的案例成真。这件事对我的直接影响有二,坚定了我十月份跳槽的决心和连续收到十几封猎头的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