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门
2016.07.05 | 709字

美国国庆节假期,在家度过了醉生梦死的四天,不是遮挡着窗帘打游戏就是看电影、美剧、国内的种种综艺节目,真的是好无聊。接着一想到上班,就是更加的无聊和恐慌。事实也一样,礼拜二来上班,依然无事可做,闲到我有工夫在这里写博客。简直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了。紧接着,突然就想回国了。想念父母,想念国内的朋友。可是,却幼稚地担心国内的种种:国内人那么多骗子那么多怎么办,开车会不会遇上碰瓷儿,物价飞涨,食品安全…

大概会这样一直纠结下去吧。

周五的时候跟 H 姐一起去巨人队的主场看了场歌剧。我以为是露天场地下,演员在场中央演出,结果没想到唯一的真人秀是开场前一个黑人女士唱了首国歌,几万人不约而同站起来,还有的人捂住胸口神色庄严,唱到几个高潮时候她停顿了一下,全场欢呼(这几处停顿和欢呼似乎是美国唱国歌的传统)。我不明白为什么歌剧演出开始前要唱国歌,但我觉得美国人比中国人更爱国,民粹主义在这个坑爹的土地上肆意地蔓延着。如果是中国,大家可能不会站起来,或者也不会那么当回事。总之,这个国歌秀是整个歌剧里唯一的真人秀,剩下的两个小时,全场几万人就盯着老远处那个平时用来计分的小屏幕,屏幕里放着歌剧《卡门》。这让我大失所望,虽然是免费场,但也不至于这样糊弄人吧。几万人在旧金山傍晚的凉风里裹着羽绒服看电视,为什么不回家看呢?为了这个节目,还花了我 35 刀的停车费,美国人当真无聊透顶。

另外一个地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歌剧里面的几处台词,非常色情。卡门爱上了络腮胡子大叔,大叔不予理会,卡门派人给他送信道,如果你不爱我,我宁愿花钱买只猴子了事,啊不,其实一个扫帚就可以做到。后面的剧情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们实在受不了,十分钟后就走了去吃拉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