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家
2016.07.08 | 739字

下班回家在 Bart 上看到一个人在写代码,黑黑的背景下欢快地跳动着五颜六色的字母,看起来很高深莫测的样子。Bart 是旧金山连接周边乡镇的铁路系统,乘客以中印白为主,职业分布中目测有 80%以上为 IT 相关。我不知道在别的地方情况怎样,但在湾区这种情况却不罕见。看着他时而敲打几行,时而复制粘贴,时而大段大段删除,我突感他正沉浸在自我欺骗和无聊的情绪中沾沾自喜。经验告诉我,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写代码是一件很没品的事情。在下班高峰期时拥挤的 Bart 上,在座位上摊开电脑大摇大摆编程无异于对广大站立推搡的人民是一种挑衅。另外,在公共场合写代码会不可避免地造成安全问题。任何一个有经验的程序员都可以通过他使用的 API 或工具或邮箱标志来判断他所属的公司,视力好一点的甚至可以通过他的函数命名规则、使用空格还是制表符等习惯判断出他的性取向。而且,我认为编程应该是一件需要集中注意力来认真做的事情,在东倒西歪的 Bart 上乘客们思考最多的内容是何时到站以及前方是否又有延误事件。我敢打赌在这三十分钟的路上,他连一个像样的优先队列都写不出来。近几年来急速膨胀的 IT 泡沫导致了其他行业的衰落,这在湾区尤为明显,来到这边后我不止一次听到别人向我抱怨 Google 等公司的扩张导致房价高企,物价飞涨。现在创造的大部分软件目的都是取代人的工作,而在 Bart 上写代码则如同在猪圈里炒五花肉,全然不顾观众的心情。

尽管如此,我却非常理解这种年轻码农想要通过在公共场合工作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的需要,但这不代表他不分场合地写代码就会变成专家。我刚写代码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冲动,恨不得在拉屎的时候也想摊开编辑器敲上一段。但事实上编程如同创作文学作品,是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大量灵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