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事
2016.07.11 | 915字

前几天欧洲杯的某场重要比赛直播时,我正在上班的 Bart 上,旁边坐着一个暴发户模样的中国人,正拿着手机看直播。之所以判断出他是中国人,因为手机正功放着央视解说员的疯狂呐喊。这声音在人不多的 Bart 上稍显嘈杂,但也大部分被火车压铁轨的轰隆声盖过了。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白人老头从座位上站起来,费劲地走到暴发户跟前,对他说,你,能不能把这玩意儿关掉?吵死了。暴发户略尴尬,但还是关掉了功放,看起了风景。我看了他一眼,对他做出“别理老头子,贱人就是矫情”的表情。


上周五上班的时候,相同的列车,乘客中多了一群好像正要出去郊游的白人老太太团,他们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好像一群鸭子。上了车后,不知她们太兴奋还是怎样,拿着上个世纪的收音机功放起了古典音乐。那古典音乐似乎是她们自己创造的,难听极了,但围观的其他乘客感受到了这群老人对大自然的向往,纷纷对她们报以宽容的微笑。


周五下班的时候偶然跟 CEO 同乘电梯,冲他点头致意一下,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三层楼从来没有感觉这么高。他突然开口说,今天好像大街上好像有 protest(抗议),要避开 market street。可是 Bart 站口就在那条街上,只好硬着头皮往那边走。大街上警车越来越多,还有从周边乡镇过来支援的一些 Sheriff 警车,街上行人神色匆匆,大都低着头一个劲往前走,避开麻烦。到了地铁口,街上还算平静,回家后当晚就听说了旧金山爆发游行,游行者从奥克兰前往旧金山,顺道封堵了海湾大桥,高唱着口号“黑人的生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和“队长别开枪,是我!(Don’t shoot, hands up)”。游行的原因是前几天的警察打死黑人事件,然而即使次日在达拉斯又发生了枪杀白人警察事件后,全美各地还在有这种各样的黑人游行,全然不顾其他观众的感受,因为配合游行人士的一些行为之后,这口号言下之意便是,其他生命都不重要,只有黑人的生命重要,如果你觉得黑人的生命不重要,那我们就要封了你的路,砸了你的店,烧你的车,杀你的人。


在我看来,美国的种族问题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持续性发展,而加重这种情绪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傲慢与偏见和其背后的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