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历
2016.07.13 | 784字

在 Prosper 的工作如此无聊,以至于我每天上班花大量的时间来做《算法 4》的课后习题。多亏了 Github 的存在,我能够把每天写的代码上传到服务器,晚上回家能够接着写。这周从以色列出差过来几个人,包括以前一直未曾见面的米克。他是传统的犹太人,时刻要带着一顶小圆帽。霍夫说他是从美国移民到以色列的,但我跟他讲话后发现他的英语已经有一股希伯来味。他们的到来给一团死水的工作环境注入一两滴洗涤液,但很快就消散了。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一个叫做 Beepi 的公司的勾搭信,我果断地没有拒绝,而是约好了电话面试。我不大可能直接在公司进行电话面试,而大街上有十分吵闹,最后不得不在大楼中间找到一片草坪面试。那片草坪在两条马路中间,四周围着大树,街上的声音明显减小,稀稀落落站了几个人,全部都在讲电话。因此据我估计这些人应该都是选择这里作为电话面试的好地方。最后,面试进行的还算顺利,下一步是要做一份笔试题。

女朋友的闺蜜的同学在腾讯做 HR,考虑到回国发展的可能性,便答应了她的怂恿,赶制一份中文简历发过去希望得到靠谱的内推。然而,得到的回复却是几条简历修改建议。其中一条颇为有趣,他说简历上应该有一个中国电话号码而不是美国的。且不说我并没有中国电话号码,就算有,难道堂堂腾讯大企业的 HR 连一个海外电话都没办法打通吗?更为奇怪的是,他作为 HR,仅仅是对简历的表面发表了几句意见,又没有下文,让人捉摸不透。也许是他看到了比他牛逼几十倍的人,便想要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在这些细枝末节之处做些文章,以让人觉得这硅谷的程序员也没什么了不起。仔细说来,我在简历撰写上的造诣不知道比他高到哪里去。这份简历经过了 NYU 职业办公室的数次检验,也没有人对我说三道四,一个国际大企业的 HR 却让我在简历上放上一个不曾存在的中国电话号码。听说在国内,简历右上角放一张证件照居然还是主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