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
2016.08.01 | 672字

周五去了著名 O2O 卖车公司面试。跟老板请假谎称生病头疼、喉咙肿的鸡蛋大小。随后十一点半整装待发去面试。开车从核桃溪到 Mountain View 花了一个小时多。抵达后又花了十分钟找车位,听说这个公司门口的停车场竟然有三个小时限制,因此这里的员工经常每隔三个小时定个闹钟后下来挪车。

面试的是前端工程师职位,一共有五个面试官。之前稍微做过调查,一个略懂算法的印度大姐,一个科班出身的俄罗斯大叔,一个不懂算法的以色列小青年和一个科班出身的印度男子,理论上最后还有一个 CTO,但是因为他着急下班去接孩子,所以就没面成。每个人面一个小时,从一点钟开始,几番轰炸下来,到结束的时候已经傍晚六点。那天刚好是他们准备搬办公室的一天,所以整个办公区域一塌糊涂。面试总体来说还算不错,但是在印度男子那里阴沟翻船。他竟然一上来就问我柯里化的问题。以前看书的时候看到这里总觉得神烦通通跳过,今天吃到恶果子。回去以后要好好把这一部分看一下。

中间休息的时候买了杯咖啡,在 Los Altos 这座小镇简单走了走,感觉非常不安。我从来没有过这种美国式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之前在纽约、现在旧金山,都因为工作在城市里而感觉自己是汪洋大海中的一份子。而去坐落在郊区的公司上班总觉得生活范围被极大缩小了。另外,技术问题结束后跟他们沟通,所有人都提到了这里是一家创业公司,因此工作时间会非常长,可能从早上十点半到晚上八九点。这跟我预想的美国公司完全不同。我现在的公司基本上五点一到,大家都走了。之前在以色列的小创业公司也差不多。但硅谷的创业公司里,加班似乎是常态,就像国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