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事
2016.09.01 | 661字

X 来美了,访问学者,一年。可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她所在的大学却在纽约,以至于本来我这个最强大的帮助,只能在遥远的西海岸遥控给她一些建议。好在一切还算顺利。好像一直以来,我们一直在错过。记得当年跟 Y 分手以后,X 对我的种种安慰。人生有这样一个知己,绝对是幸事。


顺利地从比尔那里要来三周假期,订了回国的机票。离开中国两年了,离开广州也有三年了。那片土地对我来说,突然有了一丝陌生的味道。这样想起来非常奇怪。我周末时也会看一些国内的综艺节目,国内的电视剧,去超市也会去唐人街。但是这种人人都和我一样,人人都能听懂我说的话的地方,却似乎好久没有体验过了。妈妈很激动地说,回来想吃啥,她现在就去准备。其实我也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好好抱一抱他们。


和她的关系已经下降到历史最低点:自从她宣告想年底回国以后,便对我的态度非常奇怪——基于礼貌和戏谑之间。无论我们之间讨论什么话题,末了她都会加一句,不必了,反正也快要回国了。我对于回国这件事的态度就好像用中小火炖牛肉一样,一会儿沸腾,一会儿不沸腾。至少现在,我的态度更偏向于主张暂留美国一两年。美国虽然无聊,但对于个人经验和能力的提升还是具有强大的镀金作用。另外,最近读了几篇关于房价和经济的讨论,并没有让我增加信心。我对她的想法也很微妙,介于喜欢喝想结婚之间。我对她有很多抱怨,有合理的,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大多时候,连自己也理不清。综上所述,再加上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我短期内不想和她结婚。她深知这一点,所以非常失望苦恼。我非常不想造成这样的结果,所以如果她回国以后,我会向她提出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