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
2016.10.02 | 1148字

下午跟老妈狠狠吵了一架。起因是我谈到不想给她的一个朋友代购手机。我也对给我老姑带鞋子这件事抱怨了几句。我把我的理由说的特别明确,罗列了七八条,但是她坚定地认为我不想带完全不是因为这些理由,而是因为我把钱看得太重,不想为她的朋友、我的亲戚花钱,她还强调,以后他俩的钱都是我的,所以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分这么细。我愤怒反制,跟她大吵大叫起来,我说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这样云云。具体的经过已经记不太清,但我记得我和我妈都非常愤怒,怒吼着整个厨房好像都在颤抖,我爸从客厅起来拉架,以及她在争吵中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她甚至说,以后她这辈子也不会来美国,不会拜托我帮她做任何事情,以后再也不管我的事情等等。我虽然失去了理智,但我并没有说什么过激的话,所以我听了她的话后非常伤心。我和她都被双方气哭。但我想站在我的角度上我更伤心一筹。毕竟我没有像我妈一样扔下什么狠话。

首先我料到回家会跟她吵架,但没想到才回家一周就爆发了一次这么严重的吵架。这件事过后,我突然在家里呆得浑身不痛快起来。我和爸妈的感情在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很好的,但是我和她的性格似乎都是暴脾气,因此酿成大祸。其次,我内心深处知道,我确实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不帮他们的忙,我就是因为不想花钱,即使过后他们把钱给我爸妈,我还是不舒服,尽管我知道我爸妈的钱于我无异,但我就是想财务独立自由。我并没有像汤姆索亚被姑妈臭骂之后幻想自己厄运降临后姑妈的内疚和伤心的画面——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我爸陪我上楼劝了我一会儿,并批评我说无论怎样妈的话都是对的,我都不该吼她。但我说,她说的某些话触及了实质性内容,不是因为我去网吧或者不好好做作业或者不按时吃饭这种原因吵架,而是因为——因为什么呢?我开始没有想清楚,我就是觉得她这次的指责不同于以往,而是涉及到我内心某块极其敏感的区域。我不明白我有什么错,我不想用他们的钱,不想再受他们的接济,能独立生活自己理财何错之有。

后来我想了好久终于想通了。原来她的核心论点(或者想法、观点)是我不懂得感恩。她的朋友从小是我的理发师,跟他们关系相处很好,因此我应该懂得感恩,给她带一台苹果手机;我的老姑从小对我特别好,给我买药带各种特产,所以我应该懂得感恩,给她带一双运动鞋;我的父母对我有养育之恩,所以我无论如何不可以顶嘴反驳,更不可以跟他们分得那么清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感恩”这句话成了我的阿基里斯之踵。一旦被我爸或我妈不经意提起,非得让我尾巴竖起,眼红狂怒。因为我自以为正直待人,被无端扣上这样的帽子实在让人气愤,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评价来自于最亲近的人。可是后来我又想,即使真的“不知感恩”又如何呢?感恩也许是美德的一种,但一个人就算没这种德性又如何?有时我是不是太严格要求自己。其实做一个性格上有缺陷的混蛋又能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