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
2016.10.12 | 1182字

十号下午先坐高铁至大连,然后搭飞机前往武汉。上次见到 W 是在鲅,三年前。出了机场见到她,开始的时候很是尴尬。我脑中之前设想过一些相见的情形和她的举动。但是实际上我们两个人都比较僵硬。我想抱抱她,但是又觉得有些唐突。最后我们还是离开了机场。W 的妈妈开着豪车接我到她家的猫舍去。她们俩把整个房子改造成猫咪乐园。至少有二十只猫的样子。有很多是眼睛还睁不太开的小奶猫,还有一些只会发呆的加菲。我帮 W 把相机设置成更方便拍照的单点对焦后,我们便离开去武汉当地的小吃店吃饭。她拼命点了很多菜,款式都很像:都是油和辣子或煎烤或油炸而成,味道非常不错。这是我第一次来武汉。以前对武汉的想法是,这是一个处于中国心脏地带的混乱、脏、闹的城市。实际情况是武汉并不脏,但有些混乱和喧闹,在很多地方能读到不少武汉人的味道。另外,由于武汉有不少一流大学,这里有汇聚人才的能力,因此大街上年轻人相当多。这都是在大东北见不到的景象。吃罢后回到她家的猫舍,她给我安排了她家的另外一个房子住下。在过去的路上,W“顺道”买了两瓶啤酒。我以前尚未见过她如此女汉子的一面。因此有些惊讶。那是她上大学时候住的房子。我们在客厅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聊得大多是各自的生活和各自的男女友。W 不出所料地问我今后打算。我回答尚不知。我说我很有可能会跟女朋友分手。我便问她她打算何时结婚。她说她也不知道。两瓶过后,她又下楼去买了两瓶青岛。她说如果她的男朋友此时向她求婚,她不知该怎么办。我对她的生活不是很了解,因此也没有办法设身处地地提出任何想法。但我觉得我们的处境颇有相同之处:对爱情和婚姻完全一知半解,导致所有的生活经验和经历都没什么用处。

次日一大早便起了。由于前晚的重口味夜宵,我拉了一通香槟屎,浑身清爽。然后 W 过来,拉着我去吃“武汉人的早餐”,即又是一系列重口味的面点。之后她坐在副驾驶人肉导航,我开着她妈妈的豪车从长江大桥开到了武昌,从东湖底下穿过去,在武大外面逛了一圈,一个上午就过去了。南航发来航班取消短信,被强行改到了下午三点,于是下午就只能需要很快到机场去了。跟 W 一起玩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但是在她身边觉得很平静。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只希望时间能慢一点。因为下一次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中午吃了一顿饭后,她送我去机场。到达后离起飞还有一个半小时。W 磨蹭着慢慢走。她说她要去上厕所,我就在外面等着。还有一个小时了,登机牌已经换好,该去安检了。她说,那就是这样了呗。我说,对呀,就这样了。我打量着她的脸,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她比以前胖了不少,脸也圆了很多。而且,似乎可以看到年龄增长带来的一些变化。我张开双臂,说,来,抱抱吧。她一下子扑过来,紧紧抱着我。我心脏咚咚跳着,有点尴尬,又有点开心。大概过了十秒钟。她放开了我,说,一路平安。然后转身离去,再也没回头,背影很坚强、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