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
2016.10.21 | 354字

马特走了。周一上班第一天比尔告诉我这个消息,马特要去另外一家公司当 CEO。对马特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他来公司也只有半年不到。我们说过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一百句,而其中五十句是见面第一天在饭馆说的。除此之外,比尔还说了点别的。他说,公司现在情况很糟。他在白板上给我分析了一下公司的亏损状况,之后说,上次裁员时间我们以色列团队的都没有受到影响,这次肯定就不同了,肯定会有大规模预算削减和裁员。比尔是个好人,他说他希望帮我争取到公司的一个位置,但是让我做好准备。我算是受够了,当天下午我就开始投简历。虽然我预见到这个情况,但我却一直没有行动,或许我真该早点就做准备的。看起来美国很多的初创公司在融资以后大部分时间都在苟延残喘挣扎生存,得到下一轮融资后吹一下牛逼然后继续苟延残喘,得不到融资或被其他公司收购或倒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