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
2016.11.28 | 785字

因为数据狗的关系得到一次去纽约的机会。在拥挤的维珍航空班机上昏昏沉沉睡了五六个小时,凌晨五点到达纽瓦克机场。搭 Uber 到四十二街,路过清晨的纽约——整个城市似乎刚刚从昨夜的狂欢中醒来,略显疲劳的倦意。

再次看到 Bryant 公园上搭好的溜冰场、帝国大厦的尖顶和熟悉的地铁标志时心情十分复杂。首先是数据狗的面试时间定在上午十点,那么中间五个小时我将在秋末的纽约无处可去;其次是之前匆忙逃离的纽约,在此时却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憎,甚至由于熟悉而多出一点点可爱的感觉。

去中央车站的 Shake Shack 点了一份超大汉堡和薯条,饭饱后去四十二街的 NYU 楼层,由于事先准备了 NYU 校卡,保安笑了一下放我进去了。在五楼找了一个沙发睡到九点半,走路去位于纽约时报大厦的数据狗。

数据狗的办公室位于四十五楼,明亮的落地窗外便是整个曼哈顿全景。据说这幢大厦是纽约第五高楼,因此得以有如此景色。面试过程简单明了,四个工程师轮番轰炸后已是下午两点。遗憾的是没有机会跟当时招募的 HR 见面。离开后下榻于时代广场的希尔顿酒店。

晚上 W 下课了过来找我。晚上九点半才见面,我请她吃了一顿寿司,还给她买了两块 Lady M 的蛋糕——对于这一点我内心稍有芥蒂,因为按理来说我是访客,她是主人,虽说不至于让她请客,但是起码 AA 制我是可以接受的。然而 W 如同没有任何心眼的小孩一样,直接酒足饭饱后把剩下的蛋糕和寿司一并带走了。她自称路痴,我只好走路送她到三十多街的地铁口,然后原路返回。

午夜的纽约中城似乎刚刚揭开光影的魔布,到处是行人和车。之前并不觉得纽约有什么特别,但在湾区住了一年后再回来,总算是明白纽约有着何种魔力吸引着各色人等汇聚。原本对于数据狗其实没有太多幻想,但是走这一遭后却对回纽约产生了期待。第二天下午返程。周一的时候数据狗打电话来恭喜,给了一个不上不下的 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