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事
2016.12.29 | 981字

进入离圣诞节前的一周公司就已经人心惶惶,同事找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或者根本不找理由在家工作或者去休假。过了礼拜三,工程师这边的办公区如同鬼城一样鲜有人烟。因此在这种大趋势下,我只好提前进入假期状态。然而这个假期并不轻松。从核桃溪搬家到南湾的圣克拉拉,来回刚好一百英里。甲壳虫后背空间狭小,一次最多能装四个行李箱。最后往返了七八次才算搬完。新家位于一个还算安静的小区内,小区里面有参天松树,好像原始森林。这一点我比较中意。此外,又去了宜家几趟买了家具。又在平安夜的前一天晚上满城找圣诞树,最后终于在机场附近的 Home Depot 找到一棵。还算顺利地完成了“平安夜晚在新家圣诞树灯前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热腾腾的火锅”的愿望。

安顿好后就想去买车。本来买车的愿望并没有那么强烈——Beetle 刚保养完,车况良好,然而还是禁不住诱惑。他们似乎没有讲价的意思。我在之前做了一些攻略,也跟 H 姐通了电话,他们都说任何车子都要砍价。然而上午分别去了 BMW 和 Lexus 在圣克拉拉的经销商,他们似乎没有任何要讲价的意思。我的脸皮很薄,也不知怎么开口。下午去了趟费瑞蒙的经销商,只是想去再看看。这里的销售好像也没有要讲价的意思,给了个五百四的月付。因为他是个华人,所以给我一整付华人奸商的嘴脸的错觉。我在离开前说,南湾那边的那家给我四百五一个月。他突然说,那这样,一共四百怎么样,包税。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因为我只说了一句话,就每个月减了一百四十多。这让我的思维非常混乱。因为如果他既然能这么痛快地接收四百美元,说明第一五百四的价格完全高的离谱,第二还有砍价空间。然后我说,那就三百八吧,他略有无奈,又说那就三百八十九,你今天开走。我出去跟 H 姐打电话,她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意见。过了一个钟头的思考,我说,就三百八,我今天开走。他表示同意。于是又花了两个小时办手续,当晚就把这个白色的 BMW 开回家了。我的 Beetle 被扔在了经销商的停车场。第二天我打 Uber 过来把车取走。

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买了新车。当我告诉我父亲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他当年买第一辆车的时候,好像花了有半年时间调查,而我只用了一下午。后来复盘分析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还是有一点亏损,价格其实可以压到更低。三年以后再买车,可以带 H 姐过来一起。经过了几天的倒饬,荷包轻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