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3 | 1909字

周五晚上约好和 D 还有波士顿哥在我家吃饭喝酒。后来想想其实这个决定是蛮错误的。错误原因,首先是不要跟女生一起喝太多酒。

酒精是很多事情的催化剂。

波士顿哥带了一瓶清酒和两瓶红酒。大概谁也没想到这是三个人第一次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聚众饮酒。

三瓶酒的时间里,波士顿哥说了他女朋友的事情,我分享了和 Y 的狗血经历,D 并没有说什么。然而,喝完之后,她开始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比如她开始掐人。她掐人的功夫了得,波士顿哥的手臂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她还说自己根本没用力,我们俩都是骗子。我只能用我仅存的理智判断她已经进入了酒醉状态。

她掐了我一下,我逃开去洗碗。她问我,真的很疼吗?我说,很疼。她说,喜欢吗?我没有作声。她说,喜欢的话你就说呀,怕什么呀。

这句话是一句隐喻,里面的宾语实则是她自己。我继续没有做声。

后来我们看了一会儿电视,D 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我其实不太想和一个我没有兴趣的人有亲密的接触,这让我很不舒服。但我不知道她的心理状态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或许她也许其实是清醒着的呢?

波士顿哥看到她睡着了,说,要不我先走了吧?我不明白他这句话用意何在——这里打个岔,需要聊一聊波士顿哥这个人。他其实是很好的一个男生,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藏得很深自卑感。他的情商不低,但总会说出一些让人尴尬、不合时宜的话。他这句“我先走了吧”,言下之意就是留下 D 一个人。可是 D 留在我这里一点也不方便。他可能觉得我和 D 之间有着什么。所以自以为很聪明地说了好几次,要不我先回家了?但他没有看出来的是,我对 D 没有任何想法。

我说,那我把她送回家,或者,你把她送回家。

我们把 D 叫起来。她好像有点恼羞成怒。说,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们喝酒了,我以后再也不见你们了。我真的不明白这怒气从何而来。是她在气自己酒后失态?亦或是气我的不解风情?这是今晚的第一个疑点。我暂时没有想通。

把他们送走后,我上了会网,洗个澡,然后看了两集《人民的名义》,在凌晨一点睡着了。临睡前我给两位发了微信,问他们时候平安到家,没有回复。

凌晨两点半的时候,被手机震醒。这是今晚的第二个疑点。为什么可疑呢?我已经把手机调成了免打扰模式。理论上,除了某些人的电话,任何 app 的通知都不会提醒的——尤其是微信的视频通话请求。我迷迷糊糊看到,是波士顿哥要跟我视频。我因为在入睡时被打扰有点生气,再加上喝了太多酒晕晕沉沉,不想接这个电话。过了一会儿,他开始给我的公司号码打电话。我把电话挂了。他又开始打微信视频。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手机的免打扰模式完全不工作。接连打了四五个电话之后,我最后接通了。

“昊哥,现在有个紧急的事要问你。”“什么事?”“那我就直说了。”“好,你说吧。”“你喜欢 D 吗?”

这个问题既不合理,又不紧急,更不适合在深夜两点半打了五个电话来问,而且不适合由一个男生来问。

我忍着暴怒,问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他说,他刚才和 D 聊了一会儿。等一下,他们十一点多就走了,然后两点半跟我打电话,这三个小时叫一会儿?

他逼问,你就说,你到底喜不喜欢 D?

我被逼的没办法,我说,不啊。

波士顿哥说,那好了,我知道了。就是如果你喜欢的话,我还想撮合你们俩。

这句话明显是用来打幌子的。

我大概永远也不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猜的大概是,D 在酒精的作用下,向波士顿哥吐露了对我的喜欢和自己的烦恼。波士顿哥打抱不平,给我打电话要问个清楚,我到底喜不喜欢 D。我甚至猜测,在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D 就在一旁。

我得说,我并不喜欢被这样对待。因为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也不是难以启齿的。完全没有必要在深夜两点半的时候,在我醉醺醺的时候来问。我觉得我对 D 的表现应该已经很明显。我很少主动联系她。有时候她约我,我并不是很想去。我不想给她任何明确的信号。

次日早上,D 说她的太阳镜落我的车上了,过来取。我拿到太阳镜给她。我不是那么直接的人,对昨晚的事情暂时不想提。可是她开口了,“昨晚 M(波士顿哥的姓)哥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我说谎道,我昨晚太晕了,不记得了。她说,好吧。然后转身离去。我回到家两分钟后,她打电话过来,问,“其实,M 昨晚问你的问题,我也想问。你到底喜欢我吗?”

“一定非要在电话里说吗?”“那你敢当我的面跟我说吗?”“……”

“我喜欢啊,但不是那种喜欢”。“我明白了……“

……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给我发过信息。

于是我就这样失去了一个相处得还不错的朋友。作为一个朋友来说的话,我是非常喜欢和 D 呆在一起的。可是很遗憾的是,她对我并不是这样的想法。如果她对我没有想法,可能我和她的关系也不会这么近。这件事再一次印证了”男女之间是没有友谊的“这条铁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