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
2017.06.01 | 674字

短期内公司又要有巨大变动。今天 w 神秘兮兮地说,下周公司就要开始大裁员了。他的消息又是来源于一个叫做 Blind 的应用。这是一个匿名爆料应用。只要有某个公司的邮箱就可以注册发表贴子。上面的消息不知真假,但是裁员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老员工智强说他准备把自己的箱子拿回来,因为他要“潇洒地被裁,而不是可悲地收拾东西”。他说他肯定要被裁了。我虽然不了解情况。但是我也没有特别感伤。不管谁被裁,还是我自己被裁,我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我并不像去年四五月的时候,那时候 Prosper 裁员,搞得人心惶惶,我起码一个礼拜没有缓过来。而现在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危机感还是有的。危机感代表了程序员的生产力的体现。我开始刷题。以防突然失去工作后并没有对算法生疏。这样的不稳定有时候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它起码可以一直磨砺着程序员的基本素养。像父母辈那种一辈子在一个公司工作的时代在美国几乎完全不存在。不稳定的第二个好处是让人的思维时刻保持活力。在一个地方或者一种情况下呆得太久,人会变得死气沉沉。同时也可以增加程序员的抗打击能力。试想如果没有去年 Prosper 的裁员事件,我现在恐怕也整天担惊受怕。

上周五晚的时候,我问Sophie,长周末准备干啥。她说,撸串打牌。但是她又加了一句,你打算干啥?我天真地以为,这是她对我有兴趣的体现。于是我想约她晚上出来吃甜品。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这一招了。一般这一招出,可以拿下任何女孩子。但是她却拒绝了。她说她晚上要吃烤羊肉,没有肚子吃甜品了。二十七岁的我已经不是七八年前。懂得这是一种拒绝。如果以前就懂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