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
2017.06.14 | 774字

周三早上来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很正常——车库里正常流量的车位、愈发拥挤的食堂、噪音适度的办公室……但正是因为这种奇怪的正常,却衬托出一种诡异的氛围。正常本身是不正常的。因为这一天是裁员日。几个月来各种传闻的发酵和确认,周三就是这个日子。但是似乎所有人都一切正常。为什么会这样呢?

对面的办公室门口贴上了一张纸,写着“为特殊安排而保留”。这是裁员发生时一件常见的事情。HR 或者经理需要预定会议室来跟被裁的员工商谈遣散事宜。可是我观察了许久,并没有人进去。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去上个厕所,路上遇到智强哥,打了个招呼。回来的时候猛然发现其中一间会议室关上了门,而里面坐的正是智强哥,对面则是 J 经理。

天哪,这说明智强哥正在被裁。我看到 J 经理给他一叠文件。应该是各种保密协议和遣散安排。这几个月来智强哥一直叨咕自己要被裁掉了。每次去干点什么,他总是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看雅虎的妹子。最后一次吃梅姐的冰淇淋,等等。我一直以为他杞人忧天。但没想到他真的被裁了。而且,似乎他是整个组唯一一个被裁的员工。这让我非常不解。因为对于七八十人的规模来说,裁一个和不裁区别不大。为什么非要裁他呢?虽然他平时工作并不是很努力的样子。可是他非常聪明。前几天有一个诡异的登陆问题,是他最先发现了问题的源头和解决办法。这让我刮目相看。他对此的解释是,J 经理一直看他不顺眼。因此他成了牺牲品。

中午几个人同事和他一起在中餐食堂吃了最后一餐饭。他回去以后简单打了几下包就走了。上周五的时候他在搬弄他的箱子,说如果下周被裁,也不用惨兮兮地抱着箱子离开公司,而是要潇洒地走。今天他果真做到了潇洒地离开。连鼠标都没有带走。

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触动。但我对智强哥的离去还是有些伤心。他是难得不那么正经的人。对异性的品味也跟我一致。他走了以后,每天的午饭时光就变得非常难以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