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2018.12.14 | 275字

回辽阳参加弟弟的婚礼。

姥姥因为头晕住院了,我们先去了中心医院看望她。从电梯出来后吓了一跳,很多病床就这么放在走廊上。姥姥在一间放有四张病床的病房里。每个人躺在床上看起来都那么疲惫。

总有一天我的父母、我也会生病,也会不得不躺过来。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呢?

回到姥姥家住。姥姥家有一股熟悉的气味。好像里面混合着一点樟脑丸的气味,又混着点新买的被子气味。让人放松。因为是记忆中的气味。我小时候每年寒暑假都会在辽阳呆一阵子。

辽阳比家要冷一些。路旁冻成一块块的积雪暗示着寒冬。虽然很难受,但是我还是穿了加棉绒裤。里面的保暖绒毛一刻不停地挤压着我的腿毛,让人又痒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