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
2019.02.25 | 570字

前天晚上把爸妈送上了回国的飞机。回去那天上午还跟我妈吵了一架。吵架前因后果不赘述。但是我终于知道自己的暴脾气是从谁继承而来。临行前吵架是大忌。吵完后我赶紧去道歉。中午爸妈出门闲逛。彼时正是春天,院子里玉兰花开得正艳。他们沿着小区走了一大圈,看到了湾区普通居民住家。也不知作何感想。我妈拍了几张别人家贴着福字的窗户,发了个朋友圈。

下午去小镇中心一家川菜馆吃烤鱼。之前带爸妈吃过几种异乡菜,但是他们还是对中餐情有独钟。晚饭完后开车送去旧金山机场。车子太小,箱子太多,需要送两趟。第一趟送我妈,十分钟的路程无言。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疙瘩。第二趟送我爸。我爸一路上叮嘱工作和生活,末了说,今天我不该跟我妈发脾气,我妈的脾气我也知道,说的话不要往心里去。

在机场没有待多久。排队安检的时候,我妈问我,还跟我好不。我笑着点头。母子和好如初。看着他们在人群中安检,担忧他们语言不通。黑压压的旅客越来越多,好像看到他们脱鞋,好像看到他们拿出ipad,好像看到他们过了X光机。最后看到他们回头,朝我挥了挥手。下次再见到爸妈又不知何时。多情自古伤离别,这样的悲欢离合以后还会有,不知道还要有多少次。

晗在一旁落泪,我抱着她在人流中怔了一会儿,开车回家。打开院门,没有妈妈在厨房忙碌,没有爸爸在二楼叮叮当当敲打,只有焕然一新的地板、家具证明了他们住过。一个月好像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