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
2019.04.10 | 310字

周一是二十九岁生日。离三十岁仅剩三百六十五天。这天格外繁忙。上午面了个试,中午没有吃饭时间就去参加另一个会,忙完已经下午三四点,快下班了。五点钟我去巴黎贝甜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糕,花了三十四刀,然后回家。Elise给我做了一大盘干锅羊肉片,还炒了一盘胡豆(我最近成功被她带入坑开始迷恋这种让人不停产生臭气的豆子)。买蛋糕的时候店员问我是什么情况,生日还是 casual?我回答 casual。但是他还是给了我八根蜡烛。我们吃完饭后,我把蛋糕摆在茶几上,点起蜡烛,然后支起三脚架用相机拍了一张合影。我拍着手,Elise给我唱了生日歌,许愿,吹蜡烛,拥抱。我对她说,以后每年我们的生日都这样过。这就是我们创造的一个简单的小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