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伤
2019.08.12 | 450字

周日跟烟台哥和Vincent和他媳妇去公司附近的Sweeney什么trail去爬山。那边经常大雾,我以为会很冷。然而实际情况晴空万里,阳光普照,气温有二十八九度。一路上坡,我不堪炎热,拖了外套。梦问我要不要用烟台哥的防晒霜。我说不用。但是后知后觉,很久不爬山,竟然低估了太阳的实力,尤其是加州的阳光的实力。爬完山去附近的小镇弥尔布雷吃饭。墙上挂着米其林2019,但饭菜一点都不好吃。蒜蓉西兰花竟然是用碗装盛的。吃完饭他们一起来参观我家。他们说房子很好,很现代,阳光。这让我心情抚慰不少。Vincent还带来了一个巴黎贝甜的蛋糕和一个大西瓜,很贴心。聊天的时候我依然一遍遍跟他们说我要搬去丹佛,但是有朋友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们聊着工作和生活。这样的交流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他们走以后我的脖子开始感觉热热的,把上衣脱了照镜子看到颈部和肱二头肌那里有相差几个色号的分界线。只是晒了三个钟头,居然已经这么严重。之后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小臂刺痛,发痒,痛苦不堪。以后莫要低估阳光,去爬山务必穿长袖或者涂防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