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
2019.11.26 | 590字

逃避每年一次的签证而在过期前一个月回国、度假。假期放在十一月的东北并不好过,但是因为能陪在爸妈身边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天气。只看见院子里的大树落光了叶子,地上的积水结了冰碴儿——那种白色的、看起来脆脆的冰,让走在附近的人产生一种想要狠狠踩上去踩得稀碎的冲动。

周一到周五,妈妈在家陪我。一天吃两顿饭——早午饭和晚饭。大部分白天时间就呆在家里,在诺大的房子里转来转去,写一写代码,帮我妈做一些家务。周五周六,一家人开车去了趟姥姥家。姥爷去世后,姥爷曾经住的南屋里的家具被重新摆放了一下。从我有记忆起,我很抗拒进入那间房屋。里面不仅是姥爷的卧室,还是他的写字间。小时候觉得那间屋子特别大,可是现在看来放下一张大床和一个写字台之外也并无它物。姥爷去世后姥姥独自居住,爸妈无数次劝说她搬到我家来,但她一直拒绝。这次我又听到我妈苦口婆心劝说,但是姥姥口气柔软,态度坚决。

周五李博从大连回来,带着他的新女朋友。我们下午两点见面,去一个充满烟味的网吧玩了两个小时,去吃了顿烤肉,去看了场电影,王千源演的《你是凶手》。去网吧是保留剧目,但是在网吧我却玩的没有那么开心。烤肉吃得也很无聊。电影在豆瓣上只有 6 分。或许下次重逢我们应该试试其他的项目。但是鲅城太小了,冬天平日的娱乐活动也就这么单薄。

这次回国被无数人问过以后要不要回国。有时我在想着也许并非总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选项。我们的思维被限制得太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