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2020.01.02 | 652字

朋友圈被各种各样五彩缤纷的九宫格塞满,微信好友们纷纷晒出去年的 P 图精选,然后配上励志的文字,像极了杂志年底最后一期的封面。以前经常忘记总结,老爸说工作上“总结”是很重要的一项技能,现在看来好像每个人、每个 app 都熟练掌握这项技能。然而对于我来说,在 2019 至 2020 之交这样放假、打折、令人欢欣鼓舞的节日里,我感到迷茫和焦虑。

首先是老婆的病。虽然不是大病,顶多算是疾,却很棘手,让人莫名忧心忡忡。年底前陪她第一次去了躺美国正儿八经的医院,见了两个医生,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人道关怀。大多数时候我没有想这件事情,但是只要闲下来想起,就会心烦。

其次是终于到了 30 岁。还没有过生日,但是法律上已经 30 了。晚上睡觉本来困意十足、眼皮都睁不开,但是突然想到这晴天霹雳的事实以及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冷汗简直都要下来。闭上眼睛算着简单的数学——父母已经 54 岁了,再过 20 年,他们就 74 岁了。74 岁,就是老人了,中国人平均寿命 76 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健健康康活到八九十。按照保守估计,我能跟父母共处的美好时光也就二十多年、运气好可能到三十年了。另外一方面,过了 20 年后,我也 50 岁了,如果说时间是一条路,那已经隐约能见到终点的那扇黑色大门了。写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人都是要死的,可是人会不甘,为什么呢?既然有灵魂,为何又要有死亡,死亡之后会如何?这二十年,每一分一秒的流逝都是彻底的、永远的损失。要多陪陪父母,趁他们还年轻。

也许是自我保护机制,我不会无时无刻想到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