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
2020.01.29 | 663字

转眼就到了一月底。翻回去看,上一篇还在月初。没想到一月份这么忙,连上班摸鱼写日志的时间都没有了。为什么这么忙呢?我问自己。我想大概原因在于组里正在经历一场小小的 re-org。原来单一的组分成三个小组,负责首页的是克罗地亚大妈带队,负责垂直内容的交给华人老大哥,还有一个是负责 dav 的则是那个华为女。说起来,我们平级,而且我在组里的时间比她长,但是这个组的 lead 给了她,这让我有些不爽。但是她的工作能力我是认可的。也许是从华为出来的缘故,她的形式做派很有一种奋斗者的感觉。

但是说实话我对这个组的喜爱程度下降了不少。我刚加入的时候组里有四个人,现在除了元老 Yao,另外两个人都已经走了。现在开会的时候,大家对很多议题讨论热烈,我也没有兴趣加入进去。有点想换组,但是又想去搬家去西雅图,而这并不是一个短期内可以快速实现的事情,所以陷入一种谈不上矛盾的困境。

每天都会刷国内外关于武汉、肺炎的新闻。虽然办公室这边还是风平浪静,但在暗网下能感觉到人心惶惶。看着国难当头,心系祖国,很难静下心来做一些思考。前段时间在公共厕所里读到一张贴纸,里面记录了冥想的详细步骤——并不是想象那种“无用”的事,而像是一件技术活。要吸气几秒钟,停顿几秒钟,再吐息几秒钟,脑中想什么、不该想什么,只有做到了,才能进入冥想的状态。本来一件源自东方的那种要靠“感悟”的“无用”的事情,被实用主义化后变得人人都能接受了。或许找一个周末或者晚上我可以试一试。

除夕和春节是肺炎新闻传播最紧张的时候,唯一的庆祝活动是吃了一顿火锅,便像无数个周末一样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