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疫情的一些片段
2020.02.28 | 598字

周一在楼梯间遇到同事 Stanton。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他露出那个友善的标志性笑容。可是这个招呼我其实是很不情愿的。因为他刚刚从日本回来。在日本的几周内,他不仅没有老老实实呆着,还去跑了个马拉松。最近几天,日本的疫情严重度增加了。他回来以后竟然没有自我隔离,而是大大咧咧来上班了。我回去查询了公司关于冠状病毒的说明,里面倒是只提到了若从中国大陆返回则必须在家呆 14 天,并没有提及日本。晓是如此,因为风险的存在也变得惶惶然。只能自己多加注意,勤洗手了。


周三早起有些难受,和老婆双双翘了一天的班。晚上计划着随大流去 Costco 补充一些物资,以便日后不时之需。可是转了一圈又一圈,实在不知道有什么要囤的。最后买了一箱矿泉水和若干零食。然而这些零食将在未来两周内被我消灭掉。

爸妈看到了对国外报道的新闻,对我们的处境愈发担忧,在视频的时候叮嘱我们要开车,戴口罩。


周五醒来,天有些阴沉,朦胧中看到手机新提醒的亮光,里面在提醒我 UVXY 今天涨了 5%。UVXY 是坏消息警报器,它的大涨意味着股市集体遭殃。我从去年中旬开始逐步添加 UVXY 的比例,一直以来它都是不温不火地持续下行,直到昨天。洗漱好后,在去往公司的班车上,收到了内部邮件,宣布 Google 苏黎世办公室有个同事感染了。邮件语焉不详,但是慢慢觉得这个周五有些异常。一楼食堂的门口配备了那种免洗洗手液,但是每次出来量大且有些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