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湾步行
2020.04.20 | 847字

周六下午去了 half moon bay。出发之前做足了功课。问了两个同事和朋友,half moon bay 的停车场是否开放,是否可以去等等。答曰“当然可以,我这几周都去来着”。然而开车到了通往停车场的支路,一个大牌子伫立在那里,上面写着本公园已经关闭。硬着头皮往北开,直到到达了一个叫做 El Granada 的小镇子,找了个居民区停下车。这里是海湾的最北端,镇子与海滩只隔了一条马路,非常近。

half moon bay 卫星地图

停好车通知 Jiahan。过了一会儿他也到了。他戴着方形的口罩,举手投足都透露着谨慎。跟他距离上次见面已过了三个月。大概是在家被憋得太久了,当周六上午我问他下午要不要去海边走走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了。Half moon bay 是离家里最近的海滩。从 92 号公路开过去只要二十分钟。平常这里周末有很多人在海边晒太阳。今天人群跟想象中差不多稀少。

half moon bay 全景

走在崖上步道。迎面来的行人大多戴着口罩。目光躲躲闪闪。也有一些人以为海风有助于吹散病毒,则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海滩上人也很少。大多数是遛狗或者遛孩子的。偶然见到一对老夫妻,牵着手,躲着浪。远远看过去,很有趣。

An old couple standing on the beach of the half moon bay

我们就这样一路聊着天(主题大多是疫情期间的生活和工作,还有 Jiahan 要买房的一些事宜),几乎快走到了海湾的中段。那里被退潮留下的小溪挡住了去路。不知道这里是什么结构,海水自然形成了甬道,非常湍急,无法涉水而过,便往回走了。

Tide fade

事实上,正是因为人特别少,一路上走得也很随意,心情得到了彻底的放松。湾区正是春天,路边连多肉植物都开了玫红色的花,非常漂亮。海湾的风大雾大,二者互相拉锯。有时候风吹散了雾气,海面一下子亮了起来。有时候雾乘虚而入,远处的森林又变得阴郁了。

Succulent blossom

还看到了一种更好看的橙色小野花,形状优美,但大多都是单支出没。Jiahan 说这是加州罂粟,乃是加州的州花,有很多家门前种着它。我平时很少注意,但是暗暗记住,想着等多一段时间也去买点种子撒到家门口的一小块土地上。

California poppy

最后看了下手表,一共走了三四英里,是这几个月来运动量最多的一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