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势
2020.05.31 | 543字

相信很多人都开始觉得这一年是混乱的一年。这一年的混乱奇特之处在于各种大范围的事件几乎不间断地轮番上演。有可能是因为我变得成熟(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心理上),所以能深切感受到这些事情给人和社会带来的影响。在混乱的局势中如何能够明哲保身,或者起码让心理上得到宽慰,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对我而言,改变如下:

一是一直来在还算稳定的回国和不回国的天枰上,指针开始逐渐往左倾斜。我在内忧外患的时候更寻求稳定的生活。而在美国,这一目标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且不提疫情和愈演愈烈的骚乱,执政党对于原产自中国大陆的人的敌意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高涨。已经落实的政策包括国内某些高校学生将会被拒绝入境,又有传闻说川普要提高工作签证的最低工资标准云云。不管这些政策最后会产生怎样的结果,最后让我想起那首诗: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苏洵在得出这些结论的时候,欧洲还是一片蛮荒之地。这不得不让人对自己的民族和历史产生归属感和骄傲感。

二是很多决定都或多或少地改变了。之前想卖掉房子换一栋独栋,但是在目前的状况下,这一想法也暂时搁置了。目前工作还算稳定,将会一直在家工作到年底。但也仅此而已,无法回国,世界其他地方也无处去。远在德国的吴昊她经常做奇怪的梦,忧国忧民忧前途。有一些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