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大选夜
2020.11.03 | 671字

大概是目前为止对大选最为关注的一次。跟Elise戏称如果拜登赢了就买一台索尼电视,如果没赢就准备打包行李回家——我是真的这样想。从晚上开始票数开始有了变动,随着夜色加深,越来越失望。按照这趋势来看,川普的再来四年好像也要成真了。然而失望的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仍然有那么多人在看到这四年来川普的种种言行后依然能够投票给他。做为人来说川普已经失去了任何羞耻感,这种人应该在医学上被诊断为反社会主义人格。不明白当看到他对着白人至上组织说出”stand back and stand by”;当看到他一遍又一遍给新馆病毒挂上各种各样的前缀;当看到他跳梁小丑般任命又解雇一个又一个政府官员,生动第实现了“任人唯亲”这个成语;当看到他迟迟不肯公布税表而被挖出来只交过 750 块;当看到他是怎样用这四年一步一步把美国拖入暴力、疾病、对抗的泥潭的时候,一半美国人还是把票投给了他。难道面包比尊严更重要么?从此美国人在我看来只是一群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私、自大的民族。不过看看美国的历史,好像也不难理解了。被这片土地吸引的人都是抛弃了道德的人。或许他们可以声称,是自己被道德抛弃了。五月花号靠岸那一刻,船上的清教徒们发誓要与那些迫害他们的世界划清界限。但是美国并不纯粹。总有一小撮人企图与世界接轨,去布道普世价值。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不管最后谁赢得了大选,总有一半的人是失望的,不高兴的。我不明白这样的制度是否还能称得上民主。一半的人被迫接受了统治,这跟全部的人被迫接受了统治有什么区别吗?而且代价是每四年一度的不稳定,以及对选出的不知是人渣还是领袖的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