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换房记(中介篇)
2021.06.21 | life | 1466字

换房的念头是突然间冒出来的。尽管一直以来对这个房子有这样或那样的微词(比如隔壁小黑孩天天唱歌吵得人心烦、门口的大树一年四季只有两个月不落叶、车库距房子太远等等),但总体还是开心地住了两年半多——是来美国以后唯一一处连续住超过一年的地方。但是 Elise 怀孕了这一事实好像让我一夜之间改变了主意。就像那些很俗气的美国梦一样。人到了这个时候,梦想由「去远方」慢慢变成了「住在大 House 里,养孩子和狗,偶尔在后院摆弄花草」。其实可能也没有那么复杂。当时的想法只有两个:

  1. 完全是不想再住两层楼。上楼下楼变成日常以后真的很费劲(愿每个人都不用再爬楼梯)。
  2. 想拥有一个后院,这样小屁孩以后可以在草地上打滚。

预产期九月份,在一月下旬决定开始换房。中途有八个月,应该足够了。然而我完全低估了 2021 年开年的人们对买房热情的高涨。大概是疫情肆虐,人们在家太久终于意识到自己住的地方多么局限,纷纷对生活品质有了追求。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房价终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飞了。

第一次买房时对那个叫 Lynn(石林)的中介的怨念还未散去(此兄作为房产中介竟不知 popcorn ceiling 为何物),所以这次买房在选择中介这一步极为谨慎。以前同事介绍了一个号称「94089 地王」的 Jeff 和 Grace 两口子中介。打电话交流了三四次,大失所望,有如下感受:

  1. 不尊重客户的时间,经常没有任何预约,一个电话打过来拉着我们聊四五十分钟到一个多小时(不管白天黑夜),以至于后来我们尽量避免主动给他们发信息,或者他们发来的信息我假装没看到。
  2. 不尊重客户的隐私——可以说有严重的道德问题(ethical issue)。Grace 不止一次以她其他客人的故事举例,把一些比较隐私的故事都对我们事无巨细,通过 Grace 我们知道了文森特哥当时办贷款的时候信用分数不佳还有另外一个前雅虎同事买房遇到的种种问题。我们在想,如果我们接受了他们的服务,那总有一天我们的经历也会成为他们口中的故事,被分享给别人。另外文森特后来有一天也提到,Grace 在他们的微信群里竟直接分享了他们与其他客人的聊天记录。可能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是正常的,但是我完全无法接受。
  3. 后来有一次他们透露跟湾区另外一个「著名agent」Vicky Li是朋友,进一步拉低了自己的信用度。

后来听闻公司内部有一个表格,里面是真实的同事分享的介绍(后来才知道也并不是完全真实的)。按照这张表格的内容,我们最后找到了两个中介,一个是很有名的 Mindy Ni,一个是 Dora Chu。跟她们分别接触以后,有如下感受:

  1. Mindy Ni 对卖房很有心得,自己做过 flipper,也有一些投资房。但是她把自己包装得实在太好,反倒让人心生疑虑。另外这个人极其没有时间观念。约了两次电话,一次过来见面,全部迟到。我最怕迟到的人。还有是在预算和到底是「先卖后买」还是「先买后卖」的问题上我们没能达成一致。聊了几次以后我们便放弃了。
  2. Dora Chu 给人的感觉非常好。她没有像 Mindy Ni 一样把自己运营成了微信公众号——打了鸡血一样天天分享耸人听闻的房价讲座和买房技巧。其次她对我们一些顾虑有很好的同理心,建议我们「先买后卖」,而不至于不停搬家奔波,尤其是 Elise 已经怀有一个 baby 的情况下。

鉴于种种,我们最后决定选择了 Dora,这一决定是对是错暂且不知,但目前来看我们还是有信心的。在湾区买房也不会签署什么独家代理协议,所以暂且就一直让 Dora 带着我们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