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换房记(看房篇)
2021.06.23 | life | 2910字

San Mateo/Millbrae/San Carlos

最开始想的是在半岛找一个像样的 Single family house,预算大概 1.2M 的样子。随便看了几个以后就知道我们是想多了。即使是疫情前,半岛的一个正常的 3b2b 也要起码 1.4m 以上。如果是 San Mateo 或者 Millbrae 这种地方,则要 1.7M 起。疫情后的价格要直接在这基础上加上 20 万到 50 万不等。除了偶尔想去捡捡便宜之外,也没抱什么希望能在这里买到好房子。

一个礼拜后调整策略。

  1. 首先找了个 Loan agent,重新评估了一下贷款能力,发现其实我们可以贷到 up to 1.5M 左右,这样我们的选择扩大了不少。
  2. 确定了以「先买后卖」为基本原则的换房顺序,原因是先卖后买虽然让资金更宽裕,但是却更容易不理智出价以及两次搬家会造成大量的体力支出。

Redwood City

把目光抛向 Redwood City,这里似乎是中半岛硕果仅存的房价还存在 1.5M 以下的 3b2b 的地方了。但是 Redwood City 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房子其实都不怎么样。这里似乎是 flipper 的天堂。看的装修还不错的房子仔细看成交记录,发现都是 fliphouse。实地考察之后可以明显感觉到浓厚的劣质材料的味道。而且 Redwood City 道路狭窄,街上跑的很多卡车,邻居多是墨西哥人。不是说墨西哥人有什么问题,而是他们人口众多,几乎人手一辆车,搞得道路拥挤,没有停车位。Redwood City 还有一个问题是通往 101 的出入口几乎在任何时间都堵车。

以前看房,只要网站上写着 open house,我们就周末大摇大摆走进去,房子里坐着卖房中介,会简单交流一下,我们就四处逛一下,一个下午可以看好几个,也没有时间限制。疫情后看房必须预约,还要买房中介带领,通常半个小时为一个时间段,所以能看的房子数量就非常有限了。不过也正是这样,我们可以把房子看得更为仔细,同时也有更多的机会跟中介交流。

San Bruno

就这样看了一个月以后,决定再次调整策略。把目光投向北半岛。从 Daly city 和 South San Francisco 以南到 Millbrae 这片四四方方的地方叫做 San Bruno,不仅是我上班的地方,也是我五年前到加州的第一个落脚点(当时住了一个 airbnb 住了七天)。San Bruno 的房价一直以来都算是在一个合理的区间。Yao 在 2015 年买的一套房子当时只花了 85 万。去年我偶尔撇一眼,一套 3b2b 也不会超过 1.2M,在预算内。

然而实际情况超出所料。Yao 也在今年卖房,一个比较普通的 4b,居然卖到了 1.8M 的高价。我们根据以往成交数据,错误预估了形势,导致错过了两个相当满意的房子。一个是离公司步行 3 分钟的,另外一个是步行 20 分钟的。尤其是第二个房子,不管是装修还是地理位置完全满足我们的要求,当时卖家说如果我们能出到 1.45M,房子就是我们的了。可是我们根据附近最近三个月的成交量觉得这个房子目前价值只值 1.4M,最后房子卖给了一个出价到 1.47M 的买家。一直到四个月后,我和 Elise 每每想到这个房子还是会心痛一下。

之后是长达两个月的焦灼期。每周上市的房子数量稀少,而且往往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三月份到四月份,一边是完全不足的房屋供给,一边是继续蹭蹭上涨的房价。有一度我们已经没有那么想换房了。毕竟现在这栋房子也投入了资金和心血维护,真要是搬走也不是很舍得。

直到五月某一周,San Bruno 突然上市了好几个还不错的房子。那一周我们出了三个 offer。

San Bruno 一口气上市了四个房子,我们欣喜地称之为 San Bruno 大丰收。一个是靠近 El Camino 一些,但是有一个较为平整的 6000 尺大院子。由于地形的原因,地基很高,可容纳成人进入,几乎可以当成一个地下室或者用作健身房之类的房间。这房子建于 1937 年。难以想象当时中国正在遭受帝国主义侵略。老家东北已经沦陷。我爷爷的父亲或者爷爷很有可能正在战乱中苟延残喘地生活着。大洋彼岸离太平洋不到三十公里的 San Bruno 的平民区正在建设着一幢幢新房——卧室、卫生间、大厨房一应俱全,有前院、车库和后院——这是怎样一种差别?更神奇的是那遥远大陆的后代如今正准备买下这栋陈年老宅。

Acacia Ave

另外一栋房稍微新一点,离公司也很近,大平层,很流行的 open concept。后院虽然只有 3700 尺,但是布置得非常好,有下沉式 deck,有假草坪——好维护——还能远观湾景。

这两个房子我们都递了 offer。另外还有两个房子,一个是后院有个夸张的游泳池,放弃;一个是卧室衣橱地板有被水淹的痕迹,放弃。最终,agent 打电话过来说,1937 年的房子接受了我们的 offer。之后的周末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反而一直辗转难眠。因为尘埃落定后仔细思考,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这个房子。首先格局有些奇怪,大动干戈需要请施工队凿上两个月,时间不允许;其次是街道有些凌乱,对面有一所小学,是潜在的噪音来源。纠结两日,周一给 agent 发消息,说我们决定不要了。agent 好像没有很意外,倒还是鼓励我们继续看房。

东湾 Newark/Sunnyvale/San Jose

之后又过了几周重复的日子。周中频繁刷新房产网站,周末集中预约看房,心想大概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了,很有可能临近生产也没有买到房。我并没有给自己设定 deadline,反而一直比较佛系。每次加价的幅度非常谨慎,虽然错过了一两套房子,但也让我逐渐意识到买房这件事情跟相亲差不太多,重点是不要投入太多感情,否则最后伤害的是自己。另外也要讲究缘分,有些事情机缘巧合,强求也来不了。

后来也想过要不要去东湾Newark之类的地方买新房,但是新房层数更多,有三层,每天爬楼梯恐怕要吃不消,而且新房基本没有院子。这跟我最初买房的两个愿望都冲突。Sunnyvale去看过几个,下过两个offer,有一个还差一点抢到了,不过是一个老兵房,犹豫再三,还是放弃掉了。

于是就在五月某一天买到了现在的这栋房子。并没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前一天 Google 在 San Jose 新园区的项目被批准的新闻发布出来后,中介偶然在那附近发现了一栋装修还不错的房子,问我有兴趣没有。我和 Elise 看房子的照片感觉还行,便驱车前往,一眼就爱上了这栋房子——很新很大,院子整洁,只是犹豫它位于 San Jose,离我公司十万八千里。几周后公司发布了混合办公的最终决定,即每周二三四去办公室,其余时间在家工作。这样下来,住在 San Jose 似乎也并不是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随即下了 offer,被对方接受,进入合同。

统计下来,从一月底到五月底,一共花了四个月看房,一共看了四十到五十左右个房子。下了十多个 offer,最终被接受了两个,选择了一个。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打包行李、搬家、准备卖房……又是一个充满挑战和事务的一个月。

stat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