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聚
2021.08.18 | 667字

Elise的妈妈来美国帮忙照料产妇和新生儿,是件大事,提前几个月就开始策划。目前持旅游签证从中国来美要在第三国停留十四天(美国把它钦定的几个国家当成隔离空间),选择了新加坡是因为社会发达,讲中文人数多。

前期准备花了两个月。各种材料要求复杂多变,就在临行前两天,南京的疫情又起,新加坡对江苏关上大门。好在重庆还算安稳,政策上没有变化。

岳母八月二号从重庆出发抵达新加坡,在机场买当地电话卡,做了核酸检测,打出租车,也算经历了千难一个人到了酒店。十五天里,Elise远程用Grab点外卖和水果送到酒店,或者岳母自己出去逛到超市买一些饭菜。以为会很难熬,但时间一晃而过,也就两周多一天。

岳母再次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从新加坡起飞,在空中度过十五个小时,于十七号傍晚抵达旧金山。我和Elise下班后开车去机场。等待约两个小时,见岳母从通道口现身。Elise起初有些生疏,原本视频里经常吵架的母女此时和和睦睦。在回程途中还与尚在家中的岳父展开视频连线。旧房还有一天过户,趁当晚一起去看了最后一眼。院子里秋风萧索,满地落叶。我帮忙最后一次扫了落叶。驱车回圣何塞,路过Sunnyvale,把钥匙交给中介,我们与这栋房子的情缘便到此为止了。

回到家,解放行李,忙忙碌碌到十二点才睡觉。感觉岳母整个旅程真的挺不容易。不讲英文,硬是一个人完成了这次在疫情肆虐时期长达半个多月的跨国旅行,令人钦佩。前几天为了起名怒读《论语》,看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现在父母为了孩子却要远游万里,十分惭愧。好在最后一切顺利, Elise 也能享受到与妈妈团聚的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