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
2021.09.14 | 2555字

四十八个小时过去了。应该是几年来最开心也是最失落的一段时间。有惊喜、慧心巧思、鼓足的勇气和酒喝多了的上头。一切的起因是她发来了一条微信。

Gosh, this is what she means to me.

七点钟醒来看到手机上她的名字时,心脏差点停摆。她看到了和波辉的合奏,恭喜我生了小宝宝。也许她在字里行间感受到了我的抑郁,她说,「莫沮丧」。

有那么一瞬间我脑袋一片空白,收到她的信息让我多么惊喜、多么开心!不知如何回复。我说「谢谢你」。谢谢她的祝贺,谢谢她的安慰。

我问候她,「你好吗」。她说,「蛮好的」。

我问她在哪座城市。她说在合肥的一所大学上班。

我推敲着怎么回复她,下一句要说些什么,这种感觉是如此陌生又熟悉。内心是如此真诚,反而让打字变得笨拙了。我说,「希望有一天能到你的学校看看」。

她说,「欢迎」。然后她向我道歉,说当年她处理是多么不成熟,并希望我看向未来,因为「有小孩之后的人生是超级奇幻的历险记」,鼓励我活在当下。

她的话是多么正确,多么得体。我思忖。为什么她总是能够这么理智?就像那句歌词一样「为什么你还是滴酒不沾/为什么你还是铁石心肠」。困扰我的到底是什么,我找寻的到底是什么呢。是她的理智吗?是她的道歉吗?是她的安慰吗?可能不是。我停顿了,不知如何作答。我不想让自己显得像个可悲的loser一样,深陷在十年前走不出来。但我又想让她知道我对她的感情。

Because they are so real, and in so much pain.

我们开始聊起养小孩。来来回回发了好些条信息。时差增加了信息的时滞。却让我更加期待。跟她聊天这几个小时缩短了白天和夜晚,让起床喂婴儿这件事变得不那么难受。因为我知道下次醒来会看到手机里她的信息,我也可以给她发一些别的。

最后——对话停止了。她说她要去开组会了。有一瞬间让我想起了过去。她那时就是个大忙人。我们的对话总是会因为要睡觉、去图书馆、去实验室等等而停止。我回道,「好的」。

有一刻我以为、我希望我们能保持这样的关系,这样的对话。不需要更多,只需要保持交流即可。我再次回到床上,睡觉。脑子却活跃得像咔咔作响的老式电影放映机。一遍一遍播放着刚刚跟她的对话。回味有苦涩,有一点点甜。

我知道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勉勉强强和她维持这样的状态。偶尔联系,点赞之交。其实这不就是我想要的么?不奢望改变,不奢望未来,只是不要变成陌生人。可另一半心里涌出剧烈冲动,想让她知道我对她的感情,想让她知道我的执念,想让她知道一切。一个人背着它,真的太苦、太累了。心里明镜似地清楚,理智如她,如果我坦白了一切,断不会愿意维持哪怕日常的对话。

可是这种欲望是如此强烈。十年前我也许不懂感情,如今已经三十多岁了。我必须要说出来,我需要我想要而且必须能够去承受它的代价。这件事让我抓狂太久了。再背负下去,怕是真的要抑郁。I already lost everything in our relationship, what else can I lose?

也没花多久,就下定了决心。

「I must confess. It might be irresponsible, adventurous, and dangerous. But I deserve it, for a million reasons. The world is a mess – the environment, the COVID, the wars. I am in my 30s. I need to, want to, and must bear the cost. If I don’t, it will add yet another ten years’ of pain to my life. And melting down is expected if I don’t do so.」

「I a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just like I loved you in the spring of 2011. It never changes. I must let you know of it. I don’t want to change anything and I probably can’t, nor do I expect anything. You might start to see someone again, and get married again – I don’t care. It would make my life if we could just stay as ordinary friends, if I could watch and care about you from far far away, and if we could send random messages once in a while.」

停顿了,等待让人干涸。

最终,她回复了。跟预想中的一样。她说她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让它变得复杂。

「青春的符号适合收藏,但不适合回去寻找,因为人已经离开了」,她说。

她再次道歉。她说欠我一个面对面的ending,并提到了之前导师离世让她也没有办法接受。

「谢谢你能读完这些,知道我的想法能传递到让我感到欣慰和一些解脱,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自我调节。这样想来我考虑的还不够周到,还是打扰到你了。希望你以后的生活一直是你想要的,越来越好。」——我写给她。

也许,答案就是她说的。一切的一切,来源于没有一个proper ending。有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一直困扰我:

如果没有那个人,我们还会分开么?

我没有问她。没有意义的问题也不会有意义的答案。如果答案是「会」,我会怀疑人生。如果答案是「不会」,也不会改变任何事情。我也许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一些,but time will tell。

最后我问她,「我们在一起的日子,did you ever enjoy it?」

「当然啦」,她说。

「谢谢你」,我说。有点泪目了。

「不要瞎客气😂」,她说。她不知道她的回答对我的意义。

谢谢你,让我知道那段日子是真实存在的。谢谢你,留给我的一切记忆:)